<dd id="gcdic"><samp id="gcdic"><kbd id="gcdic"></kbd></samp></dd>

    <meter id="gcdic"></meter>

    C114通信網  |  通信人家園

    專訪
    2021/6/8 13:53

    對話星融創始人陳鵬:開源OS+白盒交換機意味著什么?

    C114通信網  艾斯

    C114訊 6月8日專稿(艾斯)數據中心基礎設施的開源化趨勢已越來越明顯,同時,云網融合在行業中的呼聲也愈發響亮。面對市場需求,SDN/NFV等技術已被廣泛使用,這同時也推動了白盒交換機的發展機遇。

    事實上,自2014年以來,市場一直在轉向開放、靈活、軟件驅動的市場方案,開源項目正在幫助行業推動這種轉變。有預測稱,到2023年,開源網絡市場將達到13.5億美元,在2019-2023年期間的年復合增長率為33%,開源網絡操作系統(NOS)將成為下一代網絡擴展的理想選擇。

    在近日于上海舉行的2021中國網絡開源技術生態峰會期間,C114與星融元數據技術有限公司創始人陳鵬進行了一場對話,從創辦星融的緣由到開源網絡操作系統與白盒交換機的市場狀態,再到未來公司發展計劃,他的健談、幽默以及對行業的深刻理解,讓我們印象深刻。

    星融元數據技術有限公司創始人陳鵬演講

    圖:星融元數據技術有限公司創始人陳鵬演講

    選擇開源:只因市場需求從未停止過

    實際上,星融從創建之初的定位就是一家軟件公司。依托開源生態搭建系統軟件平臺,并且借助開源來支撐商業模式,是因為市場上對開源的需求從未停止過。

    陳鵬分析到,第一,從軟件架構的角度來說,開源可以解決原來單位、系統、代碼在一個封閉空間里特性不能快速導入的問題,以及生態問題、模塊化問題和軟件工程問題;第二,從客戶使用的角度來說,現在交換機上的很多東西都可以用,但其實不好用。這時如果有一個開放的操作系統,當你覺得功能不好用時,可以自己寫,或者找第三方寫,都可以很好地解決這個問題。

    因此,2017年,星融選擇基于微軟推出的SONiC(Software for Open Networking in the Cloud)進行了其開源網絡操作系統AsterNOS的開發。

    據C114了解,除了微軟以外,阿里巴巴、騰訊、LinkedIn等互聯網公司也是最早一批采用SONiC的企業,如今SONiC已經被眾多芯片廠商的ASIC芯片所支持,例如Barefoot Networks、Broadcom Limited、Cavium、Mellanox Technologies等。在國內,開放數據中心委員會(ODCC)網絡工作組的鳳凰項目也是依托SONiC開源社區,打造“白盒+開源OS”的網絡生態。

    可以說,在數據中心網絡市場,SONiC已經成為一個主流的開源NOS。根據Gartner剛剛發布的《2021數據中心交換機市場指南》報告顯示,到2025年,40%擁有大型數據中心網絡(超過200臺交換機)的企業將在生產環境中運行SONiC。

    圖:星融元數據技術有限公司創始人陳鵬接受C114采訪。

    圖:星融元數據技術有限公司創始人陳鵬接受C114采訪。

    關于AsterNOS:不只是 SONiC企業增強版

    那么基于SONiC作為內核的星融AsterNOS,又有哪些獨有特性呢?星融的官網資料顯示,作為星融為云計算時代構建的新一代網絡操作系統,在SONiC/SAI內核的基礎之上,星融針對生產環境中云對網絡的需求,為AsterNOS設計、開發了一系列的增強功能與特性,從而使得AsterNOS能夠在生產網絡中簡便、高效、自動化地進行部署,并且將運行著AsterNOS的星融云網絡徹底融入到云計算統一管理、自動調度、按需伸縮的世界中去。

    “今天AsterNOS這套網絡操作系統,支持眾多特性,這些特性可以以容器方式靈活部署,并且AsterNOS支持從園區到云的各種應用場景。”陳鵬解釋說,之所以選擇SONiC,是因為SONiC是今天云計算從業者都相對更加擅長的一個底層語言。“我們的團隊專注于SONiC對不同交換芯片的支持、對控制面協議擴展上的支持,通過提供SDK,讓我們的用戶和合作伙伴像Android和iOS開發APP一樣簡單地實現交換機上的應用,我們專注提供這樣的SDK能力和整機交互能力。

    他給了一個非常形象的比喻。“現在會寫微信小程序的人非常多(假設是500萬人),但是能夠給蘋果Apple Store寫App的人就會相對少一些(假設為100萬人),而可以給諾基亞塞班系統寫應用的人就更少了(假設為10萬人)。星融AsterNOS希望為這個行業做出這樣的貢獻:就是能讓給交換機開發網絡操作系統的難度,從只有100萬人會,變成500萬人都會!哪怕是從剛大學畢業的學生,只要他會寫Python,那他就可以給交換機的網絡操作系統寫程序。在過去,這種事情只有云計算和移動互聯網APP開發能這么玩,所以這兩個產業得到了蓬勃發展。而今天,網絡也可以這么玩了。”

    陳鵬進一步解釋說,傳統的交換機是給高級網絡工程師用的,但是在數據中心,包括在今天大規模園區里面,交換機的接口是給機器和程序用的。當你把這些接口給到那些可以用腳本語言去做運維的工程師使用時,如果他們覺得不好用,通過AsterNOS,他們只要在交換機上增加一個模塊,非常方便的操作后,就能改變成其想要的功能。而這也正是“易用性”的體現。

    簡言之,SONiC社區只是提供了一個開源系統,而星融通過AsterNOS對其進行再一次開發后,這個開源系統變得更加易用和好用了。

    為開源網絡操作系統提供最合適的硬件生態:可同時降低CAPEX和OPEX

    與陳鵬的溝通中我們獲悉,目前包括其在內的星融5位核心高管人員,大多曾任職于華為思科等大廠,且全都是做交換機出身,在行業里有著非常長的交換機市場和開發從業經歷。從過去的黑盒時代一路來到如今的開源時代,這群人對技術和業務的理解已經持續了多年時間。按照陳鵬的話說,“我們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大家現在找到了一個新的‘可以一起玩下去’的地方”。

    更重要的是,陳鵬認為,通過為開源網絡操作系統提供最合適的硬件生態,白盒硬件設備可以實現比傳統黑盒設備更低的CAPEX和OPEX。他說,“很重要的一點是,我們一定要為開源系統去設計適應開源生態的硬件,而不是讓開源社區圍著商用的硬件去修改自己的代碼。”

    圖:星融提供豐富的白盒交換機產品。

    圖:星融提供豐富的白盒交換機產品。

    他分析道,傳統的軟硬件解耦--白盒模式,往往是從非通信專業廠家買硬件,然后再從獨立的軟件廠家買軟件,之后再把這兩個組合起來,因此,這樣肯定比從專業通信廠家直接買軟硬件要貴。而且他指出,從設計角度來看,一些ODM廠家的白盒硬件被設計得成本過高,而且是不合理的那種高。但如今隨著包括星融在內的專業通信玩家的加入,“我相信成本一定是能夠降下來的”。陳鵬認為,之所以現在很多白盒成本更高,是因為“沒有恰當的玩家選擇一條正確的技術路線”。而通過為專業的通信軟件去設計硬件,就一定能夠達到降低成本的目的。

    需要指出的是,星融本身是一家同時提供開源軟件(NOS)和開放硬件的廠商。軟件產品除了AsterNOS和FusionNOS兩套網絡操作系統、云網控制器(AFC)之外,星融目前提供的硬件產品包括全系列的云網交換機、可視交換機、智能硬件平臺等。在過去的2年里,搭載星融AsterNOS的交換機商業發貨量超過6000臺,其中有超過5萬個100G端口,其客戶包括國內外運營商、公有云、網絡安全和行業私有云行業等。

    談及做白盒交換機本身這件事情,陳鵬坦言,作為一家定位于軟件提供商的公司,星融在一開始開發AsterNOS時,為了能夠最大程度地去發揮這套操作系統的作用,才選擇了自己去研發適配的硬件產品。“在我們的交換機產品出來之前,市場上同類白盒軟硬件系統整機的成交價大概是我們現在成交價的數倍。”陳鵬表示,“所有認真做軟件的公司都會自己做硬件,people who are really serious about software should make their own hardware.”

    他強調,相較于其他傳統交換機廠商的專有操作系統,星融的AsterNOS更具中立性,不僅可以在星融自己的硬件設備上運行,通過適配和調試后,也可以在其他廠商的硬件設備上運行。而星融對向其他廠商開放其AsterNOS這樣的模式一直持歡迎態度。

    如今,星融專注于SONiC的研發人員達到120多人,在行業里,這絕對是個規模足夠大的團隊。“星融秉承的是All in SONiC的理念,這可能是星融跟生態里其他參與者不完全一樣的地方。”陳鵬說,星融研發基于SONiC的AsterNOS的目的在于,希望行業除了帶寬不斷變寬之外,能夠有更多人加入到網絡創新當中來,而開源的平臺正是一個非常好的創新溫床。

    面向未來:電信領域已在擴展規劃之內

    盡管SONiC在設計之初更加針對于數據中心,但在微軟提供的最新未來演進路線圖中,已經規劃了包括電信領域在內的更多市場。

    而星融本身也早在努力推進除了數據中心以外的更多應用場景。談及對園區市場的拓展時,陳鵬表示,“SONiC一開始很重,現在我們要把它輕量化。從重到輕這件事情其實我們已經解決了。雖然這是一個漫長且復雜的開發過程,但到最后那一刻發現結果跟我們預想的一樣,甚至更好的時候,就證明這條路確實是走得通的。”陳鵬分析稱,從應用場景的角度來說,數據中心要比園區要復雜。所以SONiC既然能支撐起更復雜的應用場景,那么自然就能支撐起簡單的應用場景。

    而從電信市場的角度來看,星融已經從架構本身做了非常重要的增強支持低資源的改進,并且為云TOR/SPINE交換機增加了對可編程的支持,以及對機架的支持,同時“各種各樣的特性都能完美地在不同容器里去實現”。陳鵬說,通過這些舉措,星融向電信領域的應用擴展已經走在了SONiC社區的前面。

    當我們問及未來與電信運營商在自研SONiC與白盒硬件產品方面的競合關系時,陳鵬強調,星融與電信運營商一定會是同一個生態里面上下游的關系,不存在任何競爭關系。“技術上其實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就是交換機變得越來越像云。在云計算里面,有人做PaaS層,有人做SaaS層,還有人做IaaS層,在交換機市場里面其實也有可比性,在這個生態當中,每個環節有著不一樣的角色,星融在這個生態里面,扮演的是一個補位角色,因為我們足夠開放,軟件與硬件可以解耦,軟件與軟件也可以解耦——OS層和應用層可以解耦,控制面可以與數據面解耦,所以我們其實可以作為組件被耦合到在同一個生態里面。”他解釋說,目前星融本身已經與電信運營商有了很密切的合作。

    陳鵬說,我們相信,網絡市場足夠大到讓白盒與黑盒共存,而白盒所占的市場份額將會越大。“或早或晚,白盒將占據整個網絡市場中20%甚至更高的份額。”不過他亦強調,這一切都需要時間,以及與云計算的緊密結合。

    給作者點贊
    0 VS 0
    寫得不太好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C114中國通信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熱門文章
      最新視頻
      為您推薦

        C114簡介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手機版

        Copyright©1999-2021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 滬ICP備12002291號

        C114 通信網 版權所有 舉報電話:021-54451141

        日本av毛片免费中文

        <dd id="gcdic"><samp id="gcdic"><kbd id="gcdic"></kbd></samp></dd>

        <meter id="gcdic"></meter>